安煦

荆棘之途,惟心为安。

不知道为何,忽然心情就冷寂下去,一直降到冰点。
明明昨天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是完全兴高采烈的样子,觉得在种种的氛围里,终于有了几分归属感,回来的决定应该是正确的。
当然并不是因为今年没有看起来热闹喧嚣的圣诞市场可逛了……虽然我的确有点怀念它。
只是,忽然涌起的孤独,不甘,隔绝感,让我发现自己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恢复到彻底“正常”了——大概,只是从隐藏在人群对面窥探的人,变成了悄悄走入人群中、藏得更加不动声色的人吧。
仍旧是,无法完全直面自身的存在,哪怕大部分时候不会再轻易用全盘否决来逃避现实。仍旧凉薄,哪怕努力去相信了,也无法从心底全然接受。
不由得地,想起当年一个人去的因斯布鲁克,空荡荡的索道坐上两三千米的高峰,空对着茫茫雪山,直面千鸟飞绝的无人之境,朔风扑面,觉得孑然之身,既然本无处来,最后大概亦该无处归去吧。
还有更久前,在北京,分完了蛋糕,一瞬的热闹后一切和己身似是全然无关了,晚饭时依然孤零零的,大概人生本就寂寞如雪,便毅然独自踏上了去天津的旅途,从众人中消失了一天一夜——当然任性的事做完了,其余的遮掩、矫饰,烂摊子还是自己事后慢慢来收拾。
大概并没有真的想要孤独终老、客死异乡。只是有很多时候,仍然会觉得,对谁来说,烟花散尽了,都不过可有可无,终究过客。
就像虽然也还记得,和很多人一起度过的旅程,很多美好的时光和感情。但铭记的,和当下,终究是两回事。轨道交错后,谁又能挽留住谁呢。
所以即使倦怠了漂泊的时候越来越多,依然觉得,也许有一天,自己还会重新上路。
即使停留再久。
只要依然会突然想起来,好像这不是自己的终点。

若是在当年,丹宫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故事,恐怕是会在心里刻下重重一刀,成为心里永不磨灭的朱砂痣吧——又有谁,能把一身红衣穿得这般妖而不媚,艳而不俗?剑冷得彻骨,心里却总似还有微微的温。明明切肤的是绝望和憎恨,却能这样一步一步似嘲笑似玩弄地,把向死而生的飞蛾宿命,舞成烟烬里人心里褪不去的不灭残红。

有很多意料之外,也有很多情理之中。未看剧前,我以为,这样的设定,造出来的会是剑妖公子那样疯魔的、若得不到完整的则宁为玉碎的少年清狂之士,或是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那样睥睨一切却孤傲至死的传奇……可他都不是。看似恃宠而骄其实烟视媚行,聪明剔透却不孤傲清狂,一步步努力活着变强朝目标前进,在烟都那样一个变态疯狂的环境里,居然能始终保持着心里一点真,也尽力守着一丝暖。虽然最后捅朱寒来让自己断念这个收束实在让我意外(本以为会是大宗师下这个手然后怎么怎么),但实实在在的,觉得这是个好孩子——也因此,很懂为什么特地来找他寻仇的叶小钗最后没杀他。

但传奇毕竟是传奇。萤姐姐死了,师兄西宫死了,薄缘重情的父亲死了,朱寒也死了——四千多个日月的苦熬,重要的人一个一个失去,等最后复仇结束后,面对着这样空茫破碎的人生,他也许实在是觉得疲惫了,才会打碎放走水晶瓶里的蝴蝶,终究一把火把自己的十丈软红焚尽吧……对这结局,尽管万分惋惜,却也是无可奈何。

可惜也终究不是少年时。这样的故事,虽然虐心,却再也不会真的浸到骨髓里,为之大恸——如果可以,真真宁不要心里那样的顽艳一点,即是耗尽千回百转之思,也把这样一个人物,拖出命运的死局。

看的是人物选辑。故事从火堆旁两人的对谈开始,以烟都里那一场大火终,就那么叙尽了他的一生。而除他之外,管中窥豹也看到不少其他别具魅力的人物,觉得都颇可一观。另外,西宫吊影死的时候,别黄昏和他重逢的时候,都相当地戳泪点。

最后,是看剧时抄录下的一些台词和摘句(繁体字辨起来还是颇有几分费力的,不过闽南语念起来听着是真的很有味道):


一盏油灯,消尽多少功名;
一口横剑,觑遍几番凉寒;
一顶乌纱,盖下千般污秽;
一缕炉烟,荡开阴史百年。
(无后出场时,这段念白配着画面音乐,实在是极赞,来回看了好多遍~)


白云敛晴壑,群峰列遥天。
嶔崎石门状,杳霭香炉烟。
(韦应物诗中摘句,烟都的登场,水墨丹青黑白画卷一出,也是极有意蕴风格~)


红罗帐,怯春寒,香雾云薄,铜雀影阑珊。
侧看水晶瓶,蝶衣流丹,可渡阳关。
且荼蘼燃尽,满身烟暖,画屏照衣冠。
(无后画屏梳妆,一开始真有闺阁艳诗的错觉……后来才知,这原来就是他的诗号~)


荼靡香梦怯春寒,翠掩重门燕子閒。
敲断玉钗红烛冷,计程应说到常山。
(无后点红烛时语,出自宋朝郑会诗《题邸间壁》)


落红本是无情物,
任作春泥不复花。
(任务奉命杀朝天骄,最后那一幕实在动人~)


剑者,要有出剑的胆魄,更要有收剑的气概。
(无后初跳反,败于古陵逝烟,被师傅教育……)


天下若涛,义气乘烟窥板荡;江山如绘,豪情煮酒论英雄。


故作清淡,是不想离别太浓。
(冰楼那边诸人够重情,其实也很值得一看……碰上烟都最后这种种,可惜了~)


因为他是一个贪心的人,所以永远不会做最决裂之选择。但我,会替他做。
(无后评价古陵逝烟)


师弟,虽然咱们师兄弟情薄,但师兄用这条命,代师尊赔你的人生,好吗?好吗?
(吊影死前对无后语,不可谓不动人……西宫也是个可怜人,唉~)


冷灯看剑,剑上几番功名?炉香无需计苍生。纵一川烟逝,万丈云埋,孤阳还照古陵。
(古陵逝烟诗号,这人其实倒确实够奸诈也够狂傲,当得起枭雄二字……只是作孽太多,实在没法原谅他~)


在这个嗜血武林,活着本身,就是一种代价。

人世的风雪,不是说停就停。就如同命运的选择,并非尽由人意。
(无后对叶小钗语。虽有钗公“其实可有另一种活法”之劝,最终无后还是没能走出自身命运,叹息~)

“生死之外无大事。”
即使【意料之内】比【突如其来】已经要让人心理上能接受很多,还是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来面对。
并不想怀疑和质询到底是谁、又是否该有这种权利决定他人最后的尊严和生活方式。又或许,无论如何选择,都只能属于某种意义上的自我成全。
只是略有点怅惘地发现,大概在命运面前,无论曾经恐惧逃避还是负隅顽抗,最后都会归于平静坦然。
无需再另外附加上什么“意义”和牵强附会的仪式感。只是把最后的流向,一目了然地呈现在面前:清晰可见,同时无可挽留,无力更改。
这样的荒谬,又这样的真实——就像舞台下的观众,再入戏,也终究无法阻止幕布的落下。
人类其实渺小若此。
然而,却也居然曾一直面对着这样的无力和渺小,艰难而勇毅地承担和前行。

白衣不来

忽然想起昨日的残梦里,有个像是叫人特意给打了耳洞的片段——莫名地只有一边,尖锐地穿刺过去了,却像也没有预期中那么疼。

近日读过的江湖故事里,主角二人都是亦正亦邪的人,初时不觉有多讨喜,看到后来却兴味颇深——特别是一场大雨里,相识不久的人忽然发现对方这个棋逢对手相逢恨晚的人居然这辈子只剩得大概两三年可活得,黯然失魂般大笑而去的片段——虽然事后发现,他不过居然是去喝了一宿的酒,然后第二天跌跌撞撞地跑回来,继续装疯卖傻死缠烂打。

前一阵子有次做梦,梦见自己笔下不知哪个坑了一半的文的主角,似是终于求得了圆满……醒来后,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到底是选了哪条路。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走的时候,总是很多的。大概亦只能期望,相遇得还不算太晚的时候,尚有半生故事,能陪人下酒。

除了家以外,除了重视的人身边,睡在哪里不都是睡在夜里。

恋爱不过是青春的附赠品,可多少人竟都买椟还珠地把它当成全部。

永远不要可怜自己——这种感情廉价而又富有诱惑力,只会让人陷入永无止境的悲惨噩运里。

……以上,然而想明白了还是同样得操心当下无法完全调和的安全和健康、房子票子还有未来三五年的生计和发展,以及在无止尽的找对象念叨和不时翻起的苦涩绝望里继续冷硬而顽强地坚持自己的自由意志。
直面现实不代表立刻能找到可行的解决方法。一时寻求安稳也不代表未来不打算再次踏入动荡。
偶尔当个工作之余就只考虑吃饭洗澡玩乐逗人开心的宠物也很幸福啊……只是,终究无法长久吧。没什么好与不好,只是恰好成不了那样的人而已。

寻求的不是之前或者之后,而是今生、此时确实的生存意义。
那就尽力更努力一点吧。

收到一封德语问候邮件,于是绞尽脑汁花了半个小时回了一封给当年晚上费大力气跑去僻远的披萨酒吧找当地围棋Club结识的老爷子~当年也算是时有邮件往来;一年一度棋赛还见次面,结果最后就这么匆匆从德国走了也没再去打个招呼……算是【欣慰地】发现我德语虽然生锈了,但好歹没有全忘光(感觉要哪年再见到了当初的德语老师Dorota我只能找个角落躲起来防止被吊打Orz)……以及带了个德语键盘回来的最大好处是标点符号总算不用切回英文找~

想一想,人和人之间的缘分,还真是些不可思议的因果。曾经拼尽全力结下的,可能忽然一转身,就被人漫不经意般挥之即去了。自己大概同时是太重情多情又太无情的人吧。一转身就江湖不见的经历得多了,也就只好愈加冷硬起来。久而久之,干脆努力放下执念,从开始就轻看大部分的感情——有时意外发现被人重视,或者居然发现自己有起到超出自身认知的价值和作用时,也只好笑着道一声感激,然后在心里默默地多想一想,自己当初的定位是不是又出了问题。
不明白。这个世界上太难理解和厘清的东西太多了——总是做得太过或者不足。从来不清楚所谓最“正确”的那个尺度到底在哪里。特别是人情世故上,总会有担心自己是不是又处理得很糟糕的时候。
但是活得太“正确”了的人生,大概也一样会被诟病吧。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也许还是习惯了和所有人都保持适度距离,偶尔亲切地聚一聚交流一下,大部分时间却都是各自过活互不打扰的生活方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还真是适合德国人那种不惧离群索居的独立和适度孤独感。
不过即使如此,该做的选择还是要做,觉得该舍弃放下的,也还是要放下和舍弃。
和其他所有感情一样。既然清楚知道不该找借口,那么就该正视和用“成熟”有担当的方式处理——既然这是自己选择的道路。

很开心。
可以任性,但只能一下哦~

若有一日可回首

也许是该说再见的时候,却全然没有半点类似于离别的心情。
只是忽然想起来,大二还是大三那个初六的晚上,踏着冬日严寒赶回北邮开始初学德语,那时的未来虽然飘渺不清,心内却无端充斥着狂妄般的自信、仿佛劈荆斩棘百事皆不惧的自己。
到如今呢?
挫折有过,绝望有过,失败有过,疲累厌倦也有过……走过很多地方,搬过很多次家,独自搞定了大大小小乱七八糟各种杂事,结交认识很多不同的人,顺利完成了课业实习毕业打工种种……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见识了更宽广的世界和更多不同的生活方式,也更深刻地认识了自身和人的感情。
而经历了这些之后,依然觉得,虽然人生里有着诸多限制,现在的自己,只要真的想去做,仿佛还是可以勇往直前无所不能。
哪怕知道这种类似中二的想法鲁莽天真,生活其实没那么简单……与人提起的时候,依然喜欢用轻描淡写到轻浮轻佻的口气,低调地引起奢华的小小感叹,自己内心却是仿佛风过水波轻起涟漪般的,回归到无所谓。
也许是太过自信了。不过,又或许是深知着,为人所爱所宽容,即使走再远,回头时总有可回去的地方,所以从心底觉得自由——放肆任性和规束自我不过是硬币的两面。能为自己做选择,并承担相应的结果,并且不害怕不会被重视的人所接受。
所以,到现在,虽然是结束,却更像另一段开始。
感谢这些年和我一起经历过奋斗过的你们。感谢所有关心照顾和包容过我的你们。感谢一切的相遇——以及,“江湖不远,有缘再见。”
德国,再见。

整理完照片,觉得这是这次出行里比较喜欢的几张纯风景图。
做成这种效果,大概是准备以后再好好利用这些素材吧——这拼图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像预告的样子(虽然其实可能没正片,笑)。

拍照也好写作也好,都是需要用心去做的事情。同样是从现实本身创造出映照并超越真实的存在。只是拍照是一种单纯的增加,而写作却更像是一种消耗和删除。
当然暂时不想好好写这段旅程,并不是因为容器空了无念可想,只是觉得回顾的时机未到。
总之,无论圆满与否,这一段旅行都算是给两年多的欧洲游画上了一个句点。

另外,循着记忆翻了翻书,找到了之前在小美人鱼那里想起来的一段:
“……《海的女儿》原作,觉得故事写得太美,寓意太深。小孩子恐怕消受不了。希望通过获得另一个人的爱和誓言,得到不灭的灵魂,当一切化为泡沫,有人告诉你,通过善行得到高级的灵魂,是更可靠的途径。安徒生写的是宗教意识。……”
总觉得安徒生的故事里有种悲哀的冷意。那些悲剧结尾的童话尚且不论,很多年后读过的《月亮看见了》,叙述者的语调就像是个多情物哀的诗人,再浪漫也难逃阴郁沉重的幕布一样落下的阴影。
有些时候会觉得宗教毕竟也是有些微凉薄的。能祈求到的不是现世的因果。但并不妨碍它同样给人平静和安慰。
(会有此番感慨,大概因为我尚且是个失败的不着调的伪修行者。只是神也许似乎还不打算彻底抛弃我罢了:)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 - 安煦 - 白雨,空山

 

也许是独自走了太久的路,也许是已经厌倦了无止尽的漂泊感——粗略一算,六七年里火车飞机坐了无数,再是浪子心性,此番大概也终于是有些累了。于是纠结迟疑了很久后,终于带着当年那副买电脑如买白菜的果断,拍板决定:嗯,好吧,这次先回来呆个几年休养一阵,好好工作,找到内心最适合的方向。

 

做完决定之后觉得身心都舒畅愉快了很多。也许是这些年来压抑太久——当初以一种放逐自我的姿态越漂越北,总有着一丝“功名不成,何以还家”的愤懑和不安。等到逐渐意识到自己错失过的日常和时光,在暗夜里看着诸如《我们仨》或者《目送》这样的文章泪流满面时,恐惧的也许早已经不是自己也许坚硬的外壳会有抵挡不了的挫折,而是等终于转身回去,重视的人已经不在那里等你。

 

“父母在,不远游。”某种意义上说,古人诚不我欺。纵使当今社会的通讯工具发达至此,电子构造的冰冷媒介,依然传达不了身边相伴一瞬的安心和慰藉。前些年时回来,飞机落地不久还来不及赶到医院就听到爷爷辞世的消息,未能见上最后一面,内心里一直存着不少愧疚和遗憾;等这几年每次归家,父母鬓边白发越来越多,翻起旧照片发现他们好像因为操劳担忧老得越来越快,心中也是愈加不忍。

 

平心而论,人生中觉得最重要的事,无非那么几件。虽然志向和自由一向在自己的选择上占据很高地位,却也总记得很多年前一个叫做《初末》的漫画——为了拼搏前行而逐渐封闭了自己内心、成为工作机器一样的男主,在终于发现了自己遗失的其实是最初最重视的东西而崩溃和悔恨时,却已经无法挽回悲剧。当年初看的时候没有那么深的感触,后来无意间回想起时却被那种真实刺得心惊。纵使人会因为社会而不得不改变自己,纵使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和“无可奈何”……但一定不要重蹈那样的覆辙。

 

另外,比起科学家,我感觉我大概还是更适合当工程师一点——当初选择工科,其实也是单纯地抱着“希望能做出些能直接有益于社会和他人生活的东西”这样天真的念头。现在虽然明白自身渺小能力有限,不再像当年读一读儒生们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就燃到斗志高昂,却也知道自己有自己能做到的一些事。若学习新的知识和掌握新的技能本身始终是一种兴趣而非强制性的事业,人生或许会更加愉快吧。

 

也许很多时候自己总是容易把生活想得太简单。不过,若因此能对前路重新充满信心和希望,这样也未尝不好。

 

最后是最近看到的比较喜欢的一段祝福:

“愿时光能缓,愿故人不散

愿你惦念的人能和你道晚安

愿你独闯的日子里不觉得孤单

愿你的人生总有不期而遇的温暖”

谢谢这些年所有支持和陪伴我度过的人。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 - 安煦 - 白雨,空山

 

P.s.附图是拿给我爹拍的照片修出来的蜡笔和油画艺术照……母上大人表示:“他一个毫无情趣的人居然能被你拍出文艺青年的效果~”总之情人节马上要到,提前祝我爹生日快乐:)

“尽一切努力,奔你的前程”

并不是自己妄自菲薄
只是恐惧总是比其他所有睁眼更早
无尽的长夜
那至高存在的清冷嗤笑不过注脚
来吧,若命中注定飘零
又何妨唱起无知可笑的咏叹调
冷酷薄情的人啊
若胜利不过是侥幸偷窃成功的符号
何妨再一次跃下那深渊
——我还是你的信徒,哪怕故事早已被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