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煦

荆棘之途,惟心为安。

“生死之外无大事。”
即使【意料之内】比【突如其来】已经要让人心理上能接受很多,还是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来面对。
并不想怀疑和质询到底是谁、又是否该有这种权利决定他人最后的尊严和生活方式。又或许,无论如何选择,都只能属于某种意义上的自我成全。
只是略有点怅惘地发现,大概在命运面前,无论曾经恐惧逃避还是负隅顽抗,最后都会归于平静坦然。
无需再另外附加上什么“意义”和牵强附会的仪式感。只是把最后的流向,一目了然地呈现在面前:清晰可见,同时无可挽留,无力更改。
这样的荒谬,又这样的真实——就像舞台下的观众,再入戏,也终究无法阻止幕布的落下。
人类其实渺小若此。
然而,却也居然曾一直面对着这样的无力和渺小,艰难而勇毅地承担和前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