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煦

荆棘之途,惟心为安。

若是在当年,丹宫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故事,恐怕是会在心里刻下重重一刀,成为心里永不磨灭的朱砂痣吧——又有谁,能把一身红衣穿得这般妖而不媚,艳而不俗?剑冷得彻骨,心里却总似还有微微的温。明明切肤的是绝望和憎恨,却能这样一步一步似嘲笑似玩弄地,把向死而生的飞蛾宿命,舞成烟烬里人心里褪不去的不灭残红。

有很多意料之外,也有很多情理之中。未看剧前,我以为,这样的设定,造出来的会是剑妖公子那样疯魔的、若得不到完整的则宁为玉碎的少年清狂之士,或是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那样睥睨一切却孤傲至死的传奇……可他都不是。看似恃宠而骄其实烟视媚行,聪明剔透却不孤傲清狂,一步步努力活着变强朝目标前进,在烟都那样一个变态疯狂的环境里,居然能始终保持着心里一点真,也尽力守着一丝暖。虽然最后捅朱寒来让自己断念这个收束实在让我意外(本以为会是大宗师下这个手然后怎么怎么),但实实在在的,觉得这是个好孩子——也因此,很懂为什么特地来找他寻仇的叶小钗最后没杀他。

但传奇毕竟是传奇。萤姐姐死了,师兄西宫死了,薄缘重情的父亲死了,朱寒也死了——四千多个日月的苦熬,重要的人一个一个失去,等最后复仇结束后,面对着这样空茫破碎的人生,他也许实在是觉得疲惫了,才会打碎放走水晶瓶里的蝴蝶,终究一把火把自己的十丈软红焚尽吧……对这结局,尽管万分惋惜,却也是无可奈何。

可惜也终究不是少年时。这样的故事,虽然虐心,却再也不会真的浸到骨髓里,为之大恸——如果可以,真真宁不要心里那样的顽艳一点,即是耗尽千回百转之思,也把这样一个人物,拖出命运的死局。

看的是人物选辑。故事从火堆旁两人的对谈开始,以烟都里那一场大火终,就那么叙尽了他的一生。而除他之外,管中窥豹也看到不少其他别具魅力的人物,觉得都颇可一观。另外,西宫吊影死的时候,别黄昏和他重逢的时候,都相当地戳泪点。

最后,是看剧时抄录下的一些台词和摘句(繁体字辨起来还是颇有几分费力的,不过闽南语念起来听着是真的很有味道):


一盏油灯,消尽多少功名;
一口横剑,觑遍几番凉寒;
一顶乌纱,盖下千般污秽;
一缕炉烟,荡开阴史百年。
(无后出场时,这段念白配着画面音乐,实在是极赞,来回看了好多遍~)


白云敛晴壑,群峰列遥天。
嶔崎石门状,杳霭香炉烟。
(韦应物诗中摘句,烟都的登场,水墨丹青黑白画卷一出,也是极有意蕴风格~)


红罗帐,怯春寒,香雾云薄,铜雀影阑珊。
侧看水晶瓶,蝶衣流丹,可渡阳关。
且荼蘼燃尽,满身烟暖,画屏照衣冠。
(无后画屏梳妆,一开始真有闺阁艳诗的错觉……后来才知,这原来就是他的诗号~)


荼靡香梦怯春寒,翠掩重门燕子閒。
敲断玉钗红烛冷,计程应说到常山。
(无后点红烛时语,出自宋朝郑会诗《题邸间壁》)


落红本是无情物,
任作春泥不复花。
(任务奉命杀朝天骄,最后那一幕实在动人~)


剑者,要有出剑的胆魄,更要有收剑的气概。
(无后初跳反,败于古陵逝烟,被师傅教育……)


天下若涛,义气乘烟窥板荡;江山如绘,豪情煮酒论英雄。


故作清淡,是不想离别太浓。
(冰楼那边诸人够重情,其实也很值得一看……碰上烟都最后这种种,可惜了~)


因为他是一个贪心的人,所以永远不会做最决裂之选择。但我,会替他做。
(无后评价古陵逝烟)


师弟,虽然咱们师兄弟情薄,但师兄用这条命,代师尊赔你的人生,好吗?好吗?
(吊影死前对无后语,不可谓不动人……西宫也是个可怜人,唉~)


冷灯看剑,剑上几番功名?炉香无需计苍生。纵一川烟逝,万丈云埋,孤阳还照古陵。
(古陵逝烟诗号,这人其实倒确实够奸诈也够狂傲,当得起枭雄二字……只是作孽太多,实在没法原谅他~)


在这个嗜血武林,活着本身,就是一种代价。

人世的风雪,不是说停就停。就如同命运的选择,并非尽由人意。
(无后对叶小钗语。虽有钗公“其实可有另一种活法”之劝,最终无后还是没能走出自身命运,叹息~)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