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煦

荆棘之途,惟心为安。

我以为,曾有个人,这世上不会再有人,比其更无条件地爱和宽容我。
我以为,另有个人,这世上不会再有人,比其更懂也更珍惜这样的我。
可是那又如何。
哪怕再不舍。
终究都不过是,几分荒唐,一场离别。
恨此生无力,无奈,无缘。

若只能以暗夜里的不寐来铭记深刻入骨里的每一笔伤痕和痛苦。是不是亦该庆幸,至少这些如此珍惜过的人,还不曾死别,还在另外一个我无法亲近触及之处,过着其安然平静的生活。
若我此生,真不过是孤星入命,一世凉薄。
那且以这注定的孤寂飘零,祈汝等平安喜乐罢。
相逢匆匆。从来缘浅,奈何情深。
不过自困。不过自苦。
能净业障。又何必多问,此时到底是在前生,还是后世;到底是在造业,还是此时为人轻贱故,只是偿业。

天地苍茫。那么长的路,终究还是只有自己人一个走罢了。
纵使垂泪,却仍得时刻记着,不可让人看轻。
所以仍旧努力地,笑着。
反正明日人前的我,又是另一个我了。

评论

热度(1)